第2632章 大帝交鋒

小說: 重生之都市狂仙(夢中筆) 作者: 夢中筆 更新時間:2019-11-06 18:58:34 字數:2691 閱讀進度:2656/2667

一秒記住【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不朽帝岳之上,云夢天湖。

此刻,在云夢天湖四周,何韻,斗戰,方圣鳶,羲,媧等眾圣人在此。

所有人目光,皆在那湖上兩道身影。

一人,手持雙槍,黑衣如墨。

一人,紅衣似血,手握帝兵。

秦昊,秦紅衣,立于此地,二人皆是凝目對視。

“小姑姑,你饒了我吧!”

秦昊苦笑不已,望著那滿面煞氣的秦紅衣。

“你既已成帝,何懼一戰?”秦紅衣淡淡出聲,“放眼當今仙界,成帝之人寥寥可數,我不拿你練手,難不成,找你父親練手么?”

秦昊表情僵滯,他嘀咕道:“你是知道打不過我父親,所以欺負我!”

“你說什么!?”秦紅衣那雙赤紅的眸子內赫然浮現出一抹寒芒,下一刻,無靈圣劍動。

自有天地之力,聚于一劍之上,無靈圣劍微動,更有冥魂煞氣之吼,響徹在這天地之中。

“青帝劍!”

秦昊心中一凜,當即,他手中雙槍緩緩交錯而起。

嗡!

雙槍碰撞,隱隱有槍吟之聲似虎嘯龍吟,下方那云夢天湖的湖水瞬間下凹一大截。

秦紅衣動了,其身猛然間消失在原地,徒留下一方湖水下沉。

人影交錯,一剎那,秦昊便后退百丈未止。

他體內帝力席卷而出,自其身后,如呈茫茫天道之景。

九道,天道法,封世!

無盡槍芒,在這一瞬間,便仿佛像是天柱枷鎖,從那天穹之上墜落。

秦紅衣瞳孔微凝,此法蘊含九道之力。

天道之力,厚載萬物,鎮壓蒼生,非是普通帝力能比。

當即,秦紅衣手中無靈圣劍便是一震。

她體內,滾滾赤紅色的帝力便如若熔巖,傾瀉入無靈圣劍之上。

不僅如此,四周時空,仿佛突兀凝滯了。

“時空之域!”

秦昊在千鈞一便已有察覺,在其身邊,天道之力便如成枷鎖,硬生生在這時空之域內撐開一片天地。

方圓丈內,天道之鎖與那時空之域交鋒。

但在秦昊的目光中,外界的時空卻仍舊仿佛處在凝滯之中,更遑論是尋覓秦紅衣之影。

若是繼續下去,怕是他會遭遇突兀攻伐,以秦紅衣之力,甚至他連反應的時間都不曾有。

秦昊眉頭微皺,他手中雙槍之上,裹尸布緩緩而出,在其身遭飄動,攪動方圓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渦,其身上,更有一層天道之力近乎凝聚為實質,形成一道天衣,覆蓋在秦昊身軀表面。

他一雙眼眸如梭,巡視著四周。

驟然間,秦昊猛然轉身,在那天地漩渦之中,他差距到了一道銳芒。

當即,他便緊握雙槍,赫然向那斬破漩渦的銳芒處刺下。

轟!

長槍如龍,硬生生的轟破了一方時空之域,但秦昊卻是臉色驟變。

“侄兒,你太大意了!”

一道淡淡的聲音自秦昊頭上而來,在其頭上,秦紅衣眼眸漠然,靜靜的望著秦昊,其手中無靈圣劍,早已經凝聚浩瀚天地之力,一道道天地之力近乎凝聚為實質。

青帝劍,斬帝!

劍落,秦昊瞳孔凝縮,一瞬間,這一劍,便落在秦昊身上。

云夢天湖之上,在眾圣眼眸之中,一道身影直接墜落在湖內,湖水翻涌,仿佛這云夢天湖都被擊穿。

秦紅衣持劍傲立在那云夢天湖之上,望著下方秦昊的身影。

“天道之衣!?”她不由輕哼一聲,似有不滿。

然而下一刻,她目光微變。

在其身遭,驟然間,一道道天道之力所成的鎖鏈憑空出現。

天鎖縱橫交織,如若成陣,轟然便將秦紅衣封鎖在其中。

“小姑姑,昊兒可不敢大意!”一道聲音,從這云夢天湖之下想起。

秦昊墨色衣衫隱隱有破損,但那一雙眼眸內卻浮現出熾烈戰意。

其手中雙槍,一縷縷天道之力,帝力交融,縈繞在槍鋒。

“帝法,天罰蒼生!”

伴隨著一聲怒吼,“小姑姑,對不住了!”

秦昊猛然暴起,整個不朽帝岳仿佛都在震動,云夢天湖的湖水,更是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。

眾圣的臉色早已經蒼白,便是余波就讓他們置身于狂風暴雨之中。

這便是大帝!?

根據秦昊與秦紅衣所言,二人甚至還未曾踏入到第一帝界,只是初入大帝罷了。

雙槍之芒,匯聚歸一,暴起百萬張,甚至,擊落到了那長生帝木之上,長生帝木上無痕,但卻有一道道將枯的帝木之葉鋪天而落。

眾圣望著那一道槍芒,臉色雪白。

“差距太大了!”太清老道喃喃道:“這一槍,哪怕是千分之一之力,都絕非我能敵!”

“這便是大帝之力么?”羲、媧兄妹對視一眼,皆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駭然。

何韻微微抿唇,這只是初入大帝之力,那傳聞中的第一帝界,那昔日,秦軒所抗衡的第二帝界呢?

“他為此,又付出了何等代價!”

“消失這百年,真的只是安然度日么?”

何韻輕聲喃喃,衣衫之下,秀手緊握成拳。

就在這時,一道劍芒赫然橫斬而出,硬生生的斬碎了那通天槍芒。

秦昊瞳孔微微凝縮,此劍斬落在其天衣之上,再次斬出一道缺口,將其逼退千丈。

轟!

秦昊身后,湖水起萬丈波濤。

在那湖水之下,秦昊滿面凝重,時空之域,秦紅衣借由時空之域,尋出他布下的天鎖封帝陣的空隙,從其中而出,避開了他全力一擊。

九道各有其力,時空之力最難修悟,但凝固時空也的確可怕到了極點。

秦紅衣身上那一襲紅衣,袖上有一道裂痕。

即便是動時空之域,也不曾徹底避開秦昊那一槍。

“你連小姑姑都算計!?”秦紅衣的臉色有些沉。

秦昊慕然色變,連忙道:“小姑姑,我……”

“大戰之中,豈能分心!?”

一道聲音,赫然從秦昊身后傳來。

他心有空隙,未曾覺到早已經無形鋪展開來的時空之域,秦紅衣借時空之域已經出現在他身后。

轟!

一瞬間,秦昊再次砸入了湖底,壓得云夢天湖下沉,起萬丈波濤。

秦紅衣持劍而立,望著秦昊,“兵不厭詐,生死也不過是一線,昊兒,你還是太稚嫩了!”

音落,秦昊從云夢天湖之上猛然沖出,他臉色有些難看,笑容也有些苦澀。

“小姑姑,是昊兒錯了!”他還能說什么?只能苦笑著點頭承認。

“再來!”秦紅衣橫劍而起,便要再動。

就在這時,一道淡淡的聲音自這天地之中響起。

“我說怎么都不在,原來是在此地打鬧!”

音落,天地靜,眾人仰,望著那在滿目星辰之下……

那一襲白衣!

内蒙11选五遗漏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