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 知道你嘴硬

小說: 倒霉公主要落跑 作者: 橋南西 更新時間:2019-11-06 18:51:27 字數:2238 閱讀進度:244/288

放著軟塌不坐,偏偏住在對面的硬凳上,莫小七上來,就坐在她的旁邊,輪到宇文涵和大雄進來的時候,他們就只能坐在軟榻上。

馬車很快就動了,根本沒有多少顛簸感。就算是拉馬車的駿馬,可能也受過專業訓練,步伐十分的一致,不快也不慢。

“小七,你現在可以說了吧,為什么要把他叫過來?人家可是大忙人,今天要陪未婚妻呢,你把他叫過來,不是壞人家的好事嗎?”說話陰陽怪氣的,卻讓人感覺到一股酸酸的味道。

莫小七一笑,“我也是被逼無奈呀,因為除了涵師叔,我根本就找不到任何人幫忙……”

“幫什么忙?我到現在都沒有聽懂……”橋西摸了摸自己的頭發,一臉的茫然,什么時候連小七的話也聽不懂了?

“你沒腦子,當然聽不懂了,今天都會有莫小七,她比你們兩個都聰明,早就察覺到了將軍府的生辰宴是鴻門宴,所以昨天她讓溫玉帶口信給我,說你們今天會去將軍府,誰知道那小子的口信來的太遲了,中午之前我才收到消息,不過幸好時間來得及,如果晚一步的話,后果真的不堪設想……”

橋西有些明白了,臉色變得十分不好看,神色尷尬而又凝重的看著莫小七,“小七,你的意思是說今天閣樓起火就是為了針對我,是歐陽雪想把我燒死嗎?”

“不可能的,將軍夫人不會那么狹隘,惡毒的,當時大小姐也沖了進去,難道她還想燒死自己的女兒嗎?”

橋西不停地搖頭否定著,今天這事就算是故意縱火案,她真的沒有想過會和自己有什么牽連,“況且,寧閣突然起火,她也算不到我會去救火……”

莫小七搖搖頭,無奈地笑著:“你呀,就是太單純了,本來我也不敢確定今天的宴會是鴻門宴,畢竟我對歐陽靜那個人不了解,但是昨天遇到她的時候,她表現的太大度了,好像是仇將恩報一樣,明明是我們讓歐陽靜原形畢露,她應該恨死我們才對,卻偏偏表現的不在乎,還邀請我們今天去參加他女兒的生辰宴,我思來想去的覺得不妥,又找不到人幫忙,剛好昨天經過醉花樓,所以讓青梅姑娘帶信給玉公子,然后再讓玉公子通知涵師叔,誰知道今天真的出事了,幸虧涵師叔及時趕到……”

宇文涵又補充道:“寧閣失火,大家一定趕忙救火,而你們幾個是玄仙派的弟子,本身具有一定的修為,自然會身先士卒,所以歐陽雪料定你們會最先沖進去,而且一旦進去的話,閣樓上到處都放著火油,火勢一下會變得很大,你們就算是玄仙派的弟子,也一定很難逃出來……”

橋西仔細的想了想,還真的是這么回事,可是她嘴上是絕對不會承認的,如果承認他說的是對的,自己豈不變成傻瓜了,“這也未必,都是你們猜的,又沒有什么證據,當時魏淑蘭還跟我一起沖了進去,她比我還著急呢……”

“魏淑蘭和你一起沖進去,可能真的是一個意外,歐陽雪沒有想到那個時候魏淑蘭會和你在一起,而且你們兩個離寧閣最近,所以你們是最先到達失火地點的,她應該是以為我們幾個會跑在最前面,會最先救火……”莫小七又接著說道。

“魏淑蘭都這么好,她怎么會有一個那么惡毒的母親?我不相信……”想到魏淑蘭和自己一起沖入火場,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,小西都覺得感動。

當時,她不過是以為阿雅在里面,一個小小的丫頭,她寧愿豁出自己的性命也要相救……

“知道你嘴硬,等我抓到那個梁子,看你還有何話可說。”

美顏露出一抹邪肆的淺笑,目光卻充滿著篤定,宇文涵想找的人只要在盛東城,不會超過一個時辰便能夠找到,況且,這個梁子應該剛剛離開將軍府不久,這尋找的范圍一下子就縮小了。

“等你找到了再說。”橋西又是冷冷的一哼,然后將車簾打開,看向外面,外面的街道很熱鬧。

陽光的映照之下是一張張的笑臉,每一張笑臉都生動無比,襯著繁榮的街道,令人的心一下子就開心起來。

可是現在橋西的心卻五味雜陳,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她也不明白,為什么自己老是喜歡在宇文涵面前出糗,似乎每次自己最糗的時候,他都在場,前前后后算起來,自己都不知道被他救了多少次了,這到底是緣分還是冤家啊?

她突然間又想到魏竹君,之前她和宇文涵一起出現在寧閣的庭院里,一襲白裙襯的她肌膚勝雪,眉眼精美的如同精雕細琢一樣,她跟宇文涵站在一起的畫面是那般的完美,但是她在閣樓上一眼看下去的時候,心突然間就像是被鋼針狠狠的扎了一下。

她已經明白自己是怎么了,原來在不知不覺中,不知道什么時候宇文涵已經在她的心里生根了。

可是這個男人已經是別人的了,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和她有任何的交集。

可能就是為了將他從自己的心里攆出去吧,她才不斷的否定著他的一切,他所說的話,所做的事情,她都想否定,似乎只有這樣,自己的心才會好受一點,慢慢的離他遠一點。

“已經有消息了。”清冽的聲音在馬車內回蕩著。

橋西忍不住將頭側過來一看,卻發現宇文涵慢慢的將雙手并攏,然后再分開,兩個手掌之間的距離白光一閃,很快就出現了一個畫面。

畫面上是兩個身材修長的男子就像是老鷹抓小雞一樣,抓著一個身材瘦小的年輕人。

其中一個男子大聲的說道:“回稟公子,您要的人我們已經找到了,就在宏通街的小巷子里,我們找到他的時候,他正在被兩個人追殺,那兩個殺手也一并被我們拿下了。”

“知道了,我現在就過去。”宇文涵雙手一并攏,那個畫面很快就消失了。

“事情馬上就真相大白了,想不想去看個熱鬧?”薄唇微微的一挑,笑容不羈中透著挑釁的意味。

内蒙11选五遗漏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