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7章 魏公子,謝謝你 為101000金鉆加更

小說: 龍抬頭(撫琴的人) 作者: 撫琴的人 更新時間:2019-11-06 18:54:42 字數:3632 閱讀進度:1636/1646

我這輩子都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還能和春少爺在一起睡。

雖然一個是在床上,一個是在地上。

曾經的我,是多么厭惡他啊,一次又一次地利用我,還在鳳凰山上刺傷南王,有段時間真是恨不得殺了他!但是現在,我們不得已一起合作,春少爺的總體表現還算讓我滿意。

我暫時睡不著,想到明天就要抓捕史丹尼,還是有點興奮和緊張的,雖說春少爺覺得沒問題,可萬事就怕意外。這肯定是最后的機會,如果史丹尼順利逃出東洋,再想抓他可就難了。

做不做白旗的副旗主倒還無所謂,關鍵是不能幫邱明報仇,還是讓我挺糟心的。

我問春少爺:“有把握抓到史丹尼嗎?”

黑暗中,春少爺說:“只要石上田不跟著,肯定沒問題。”

“那石上田要跟著呢?”

“應該不會吧,他有那么閑么?”

“希望一切順利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我和春少爺慢慢地睡著了。

到第二天一大早,我醒過來后,發現春少爺已經不見了,再給他打電話,得知他已經去了石上田家,繼續追蹤A級改造人史丹尼。

不錯,春少爺雖然人不咋地,辦事還算靠譜,要不怎么當老大呢?

我夸獎了他一番,再度祝他馬到成功,便掛掉了電話。

起床、洗涮、收拾、練功。

先在自家的后院里練,功夫這東西和其他行業一樣,精于勤、荒于嬉,一刻都不能停。到上課時間了,我才慢悠悠往山王會的區域走,途中還經過洪社的班,“洪社”的牌子依舊掛著,可惜一個人都沒有,又讓我一陣感嘆。

放心吧邱明,今天就要為你報仇了。

正往前走著,電話又響起來,是翔太打過來的。

我還納悶,自己沒遲到啊,怎么就催上了?

接起電話,翔太立刻說道:“大哥,你在哪呢?”

我說:“我當然在學校。”

翔太又說:“你能來京府車站一趟嗎?”

“發生什么事了?”

“是這樣的。”翔太說道:“托您的福,警視廳已經不通緝史丹尼老師了,石上先生也準備在今天送他出國。因為石上先生很忙,不能親自護送,所以讓咱們第七組暗中保護。本來,也不用麻煩您的,但是今天上午一大早,就有線報,說是洪社的人盯上了,在車站附近轉悠呢……所以我想請您過來,咱們一起共克時艱,送老師出去!”

洪社的人?!

我當然很吃驚,首先,我不知道洪社的人怎么得到消息,繼而跑到車站去盯的;其次,萬國豪把這事交給我了,我也沒有調用其他的兄弟啊,是誰多管閑事?

我覺得莫名其妙,但從心里覺得,洪社這不是幫忙,而是添亂。

于是我立刻說:“好,我這就過去。”

問清楚地址后,我便立刻出門打車,趕到了京府車站。

今天,史丹尼準備坐新干線離開,到達東洋的邊境后,自然有船接他出國。所謂新干線,其實就是華夏的高鐵,幾乎連接整個東洋,交通十分方便。

當然,以現在的眼光看,新干線趕不上華夏的高鐵了,無論速度還是穩定,亦或是外觀、服務,都被華夏遠遠甩到身后,但新干線是在60年代建設和開發的,在當初那個年代還是相當厲害的!

就好比地鐵,老說國外的地鐵差勁,速度慢、外觀差,信號還不穩定,但是人家都多少年了。

總之還是那句話,華夏很多設施雖然后來居上,但還是要保持謙虛謹慎的態度,畢竟人家都是老大哥、老前輩了。

來到京府站后,我見到了翔太和史丹尼。

史丹尼戴著帽子,帽檐壓得很低,將自己的臉全擋住了。

但,只有他倆。

我先和史丹尼打了個招呼,接著又問翔太:“其他的兄弟呢?”

“都在附近埋伏。”翔太湊近了我,低聲說道:“大哥,洪社的人跟上來了,您能想辦法讓警視廳趕走他們么?”

“洪社的人在哪?”

“那里。”

翔太隨便給我指了幾個。

我順著翔太的指點一看,直接倒吸一口涼氣,竟然是洪社黃旗的旗主黎佑,和副旗主顏宴!這兩個小姑娘,打扮得十分低調,穿得要多素有多素,可還是掩蓋不住她們的美貌,偶爾驚鴻一瞥,也會讓人驚艷。

她倆在一個早餐店里假裝吃飯,一邊吃還一邊往我們這邊看。

至于其他的人,我雖然不認識,但估摸著也是黃旗的。

我就說嘛,我明明沒讓白旗的兄弟過來,哪來的洪社的人,原來是黃旗的。

翔太低聲對我說道:“那個是洪社黃旗的旗主黎佑,有天階中品的實力,那個是副旗主顏宴,是個天階下品。她倆一個是邱明的女朋友,一個是邱明的干妹妹,八成是來給邱明報仇的。”

翔太說的這些我都知道,我比較佩服的是,黎佑和顏宴可以啊,到底從哪得來的風聲?

接著,翔太又沉沉道:“憑良心說,我還真不怕她們兩個,我就擔心一鬧大了,會引來更多的麻煩……魏公子,您有什么好辦法么?”

翔太現在是B級改造人,收拾黎佑和顏宴確實不成問題。

更何況還有個史丹尼。

我沉思了一陣,說道:“我給藤本君打個電話,讓他把洪社的人趕走。”

翔太頓時激動地說:“魏公子,那就太謝謝您了!”

史丹尼也同樣激動地說:“謝謝!”

我擺擺手,示意他們安靜,接著便走到一邊去打電話。

但實際上,我沒有打,而是趁翔太和史丹尼不注意,悄悄溜進了附近的衛生間里。東洋別的地方不說,衛生間絕對造得好,每個隔間都有門板,私密性杠杠的,華夏雖然也大范圍普及這種衛生間了,但在一些小地方還是……你懂的。

進了衛生間,正好有人小解,我一拳把他打昏,接著將他拖進隔間。

然后迅速脫皮、換衣,成了張龍。

我琢磨著,得買一身可以雙面穿的衣服,以后變幻起身份來也方便些。

我把魏子賢的皮藏在水箱后面,接著跳門翻出隔間——沒有開門,畢竟有人還昏迷著,先讓他在這里躺一會兒。東洋有個特點,十分注重私密,不會輕易打擾別人,只要衛生間的門關著,不會有人強行開的,除非時間真的是太久了。

等我出了衛生間,看到翔太和史丹尼還站在那,他倆找不到我了,還在左右打量。

我也沒看他們,徑直走向那間早餐店,接著往黎佑和顏宴的面前一坐。

黎佑和顏宴當然嚇了一跳,一看是我,驚訝地說:“張龍,你怎么來這里了?”

我哭笑不得:“這個問題應該由我問吧?”

兩人這才沉下臉來。

黎佑看看左右,低聲說道:“張龍,你也打聽到史丹尼今天要走,是么?”

我說:“是的,所以我才過來。你倆怎么回事,豪哥說了這事交給我的,你們怎么跑到這里來了?”

黎佑面如冰霜:“瞧你這話說的,邱明是我男朋友,我還不能幫他報仇了嗎?”

顏宴也很不滿地說:“就是,我們不是來幫你忙的嗎,你什么態度啊!”

眼看著兩個姑娘要發脾氣,我趕緊說:“不是這個意思,你們能幫助我,我當然很感激了。但是,我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,今天勢必能夠拿下史丹尼,已經到了多一人不行、少一人也不行的地步。你們來了,不僅幫不到我,反而會壞我的事情,所以算我拜托二位,就先離開這吧,交給我就行了!”

兩人面面相覷。

“真的,你確定可以?”黎佑說道:“除了史丹尼,還有山王會第七組!”

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,我跟這事第二天了,什么不知道啊。兩位,請先回吧,我感謝你們八輩祖宗。”

黎佑呼了口氣,說道:“好吧,你都把話說成這樣子了,我們就先走了。不過,我可要警告你,如果你最終沒拿下史丹尼,反而讓他跑了,我可不會放過你的!”

說著,黎佑的眼神中閃出一絲殺氣。

顏宴也同樣兇巴巴地瞪著我。

黎佑也就算了,好歹確實有股霸王女王的高冷范兒,顏宴真心屬于甜美可愛、人畜無害型的,眼睛瞪得一點殺傷力都沒有。

“兩位放心。”碰上這兩個人,我算是無奈了。

兩人看了史丹尼一眼,這才起身離開。

看著她們離開車站,我也松了口氣,回到衛生間里,又套上魏子賢的人皮,換回自己的衣服。被我打暈的那個小哥還在暈著,讓他繼續暈吧,等他醒來看到自己躺在馬桶前面,會更暈的。

出了衛生間,翔太和史丹尼立刻朝我奔了過來。

“魏公子,怎么樣了?”

“一切搞定。”我笑著道:“警視廳會來趕人的,而且是在很秘密的狀態下!”

“謝謝、謝謝!”翔太和史丹尼都面帶感激。

他們也確實發現黎佑和顏宴不見了。

就在這時,車子也即將要啟動了。

我和翔太站在車下,親自送史丹尼上車。

“再見。”我倆沖他揮手。

“再見!”史丹尼眼含熱淚:“希望有天,我還能再回來!”

馬上就能回來,我心里想,咱們馬上就會再見面了。

“嗚……”的聲音響起,列車馬上就要啟動。

然而就在這時,四周突然響起一片殺聲,至少有上百個人手持刀棍沖了過來……

内蒙11选五遗漏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