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0章 可以被原諒

小說: 閃婚蜜愛:誤嫁高冷總裁 作者: 柳橙 更新時間:2019-11-06 18:52:23 字數:2278 閱讀進度:770/770

第770章可以被原諒

“酒醒了?”陳安睨著她。

“嗯……”沈鶴點點頭,忽然又慌慌張張搖了搖頭。

天啊!她到底都干了些什么?昨天晚上的一幕幕,一幀幀,都跟電影似的在腦子里回放。沈鶴現在只想天上降個雷下來劈死她算了!

她可不敢說自己醒了,如果清醒著,她該怎么面對現在的狀況?

沈鶴咬咬牙,琢磨著要不再裝個醉,一頭昏倒算了,就聽陳安淡淡地道:“醒了就起來。洛洛讓帶你去跟她見面。”

……洛洛?沈鶴才恍惚想起剛才的電話,還真是洛洛?

天啊!洛洛真是她的大救星!

如果于洛洛現在在面前的話,沈鶴簡直想哐哐給她磕幾個頭了!

“……好好!我好了,我們現在就去吧!”沈鶴跳下床。

陳安沒看她,走到衣柜前從里面拽出件衣服來往她身上一扔:“先去浴室把你自己收拾干凈!”

沈鶴忙抱著衣服跑進了浴室,等到了浴室她才看清自己是一副什么尊容。

頭發亂眼睛腫就不說了,身上的t恤領子被扯爛了,直接露出面前一大片肌膚。

沈鶴頭抵在鏡子上,再次祈禱天上降雷,把她給劈了!

難怪剛才陳安看都不看她一眼呢!

沈鶴在浴室里磨磨蹭蹭了好久,才從里面出來。一是覺得沒臉面對陳安,二是就要去見于洛洛了,她潛意識里有些逃避。

不是不想見洛洛,回到k城的這些天,她其實很想她和袁靜兩個朋友,可她沒有勇氣去跟她們見面。見面就意味著她必須直面自己一直不想面對的那一切。

陳安一直沒有催她,直到沈鶴低著頭出來,他才淡淡說了句:“桌子上有面包,你吃完我們就走。”

沈鶴抬頭看過去,餐桌上放著一包面包和一瓶牛奶,握住牛奶瓶,還是溫的。

這是……剛剛從外面買回來的?專門給她買的?

陳安生活簡單,三餐都很隨意,在公司或者在外面吃。這別墅里雖然有廚房但從來沒用過,冰箱里除了啤酒和純凈水就什么都沒有了。

現在房子里突然多出個人,陳安不知道怎么解決,只能開車出去在十公里外的便利店里買了點東西回來。便利店很小,也沒什么選擇性,他也不知道沈鶴吃什么,就隨便湊合了下。

“我……拿著路上吃可以嗎?”沈鶴可不想在這兒讓陳安盯著她吃早飯,太尷尬了。宿醉讓她頭疼胃也疼,其實沒什么胃口,但她也知道吃點早餐是幫她的胃恢復的。

陳安沒說什么,走到外面去開車。

沈鶴忙拿起面包和溫熱的牛奶跟了出去。

坐到車上的時候,沈鶴才看到陳安扶著方向盤的手背上紫了一塊,還有破皮的。

“安哥,你手上怎么弄的?受傷了嗎?”沈鶴沒話找話,想打破車上沉悶的氣氛。

然而話一出口,腦子里閃過的一幕畫面,讓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……她,她到底為什么要問啊?

那個半夜死拽著人家的手不讓人走的人是誰?是誰??

沈鶴的臉瞬間就紅透了。

果然,陳安看了她一眼,什么也沒說。

沈鶴決定閉上這張惹禍的嘴,再也不說話了。

兩人一路無語,一直到達目的地。

因為早上沈鶴在浴室磨蹭太久,再加上路上堵車,等見到于洛洛時,時候已經不早了,三人在餐廳里點了簡餐,坐下來。

于洛洛完全被現在的情況給搞懵了,坐下就問沈鶴是怎么回事。

沈鶴含含糊糊地說了幾句。

“……所以,就是大安哥哥要送你回家,你堅決不同意,然后就跟大安哥哥去他家借宿了一晚?”這是于洛洛從沈鶴吞吞吐吐的描述中,總結出來的有用信息。

“……可以這么說吧。”沈鶴垂著頭道。

陳安看了她一眼,對這個說法不置可否。

餐廳服務員過來上菜,三人簡單地吃完一餐后,陳安站起來道:“洛洛,你的朋友交到你手上了,我還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

于洛洛也站起來跟陳安告別,沈鶴卻像個鴕鳥似的,頭也不敢抬。

陳安走后,于洛洛又鄭重問了沈鶴前些時候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“沈鶴,你快把我和你媽媽都急死了!你出去玩的開心嗎?有沒有生過病?丁曉呢?還有,你什么時候回k城的……為什么不找我?”

沈鶴沉默著,半晌才道:“洛洛,因為我覺得很丟臉,我也……還沒整理好我自己的心情,我……我不知道要以什么樣的面目來面對大家。”

于洛洛聽了這話簡直是又心疼又氣,道:“你就為了面子要躲著大家啊?你知道你媽媽花了多少氣力去找你嗎?你回來了就住在那種不安全的小巷子里嗎?昨天晚上要是沒遇到大安哥哥他們,你出事了怎么辦?”

沈鶴聞言忽然用手掌捂住臉哭了。

不是因為于洛洛的指責,而是因為確確實實感受到了自己的出走讓親人和朋友這么的擔心,給大家帶來了這么多的困擾,而愈發覺得自己荒唐,更加內疚和難過了。

當天晚上,于洛洛跟沈鶴一起去酒吧喝酒。

借著酒勁兒,又是面對最要好的朋友,沈鶴終于鼓起勇氣,將自己在美國遇到了變態殺人狂,并跟那人有過近距離面對,而丁曉在關鍵時刻丟下她獨自逃生的事情說了出來。

兩人都喝到大醉,最后是趙廷瀾來了把兩人帶回了家去。

凌晨的時候,沈鶴在趙家別墅的客房里醒了過來。

她在黑暗中盯著頭頂上黑乎乎一片的天花板,聽著窗外花園里傳來的輕微的蟲鳴聲,腦子里覺得前所未有的清醒。

許是這兩天連續的大哭發泄,加上昨天又在好友面前揭開了那不愿示人的傷疤和心底的恐懼,她的心底平靜了很多。

她忽然覺得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諒的,那個在性命攸關之時拋棄她逃跑的丁曉,那個跟人私奔的自私又荒唐的自己,好像都可以被原諒了。

丁曉對她的感情是真實的,她曾經為丁曉付出的感情也是真實的,只是都沒有他們以為的那么多,不足以讓他們相互以性命相托。

那么過去了就過去了吧,渾渾噩噩過著也不會更好了,而直面它也未必就那么難以承受。

内蒙11选五遗漏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