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3章

小說: 無限靈藥圃 作者: 香椿葉咸菜 更新時間:2019-11-06 18:53:40 字數:5069 閱讀進度:463/468

正在思考間的李毅突然之間猛的一震。

數道濃郁的妖氣傳來,直接讓李毅感到渾身顫抖,心中冰寒。

大妖。

什么是大妖?

人們將擁有千年以上法力的妖怪稱之為大妖。

但眼前的這些妖怪,濃郁的妖氣讓李毅都感到心驚,可見其修為之強大。

“不過還好還沒有成仙,妖仙的氣息中帶有一絲輕靈,如此說的話,不愧是福地洞天,既然能夠積累如此多的大妖。”

嬰寧卻是興奮的大聲喊道:“是姥姥他們來了。”

說話間幾道幻影突然出現在眼界之內,卻近視十幾只狐貍腳踏虛空而來。

顏色各異,或為紅、或為粉、或為藍、或為綠。

這些狐貍腳踏虛空,從天空奔襲而來,渾身毛發油光發亮,每一只都有小狗大小,領頭的幾時更是如同牛犢一般。

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景象的王子服更是下意識的朝后退步。

道道光芒閃過,這些狐貍幻化成各自的人形出現在三人面前。

共有十三人,四男九女,除了領頭的是一個老年婆婆和一個中年男子的形象,其他眾人都是俊男靚女,身上極具魅惑之力。

雖然幻化成人形,但身后的尾巴卻是隨風搖擺,充滿了妖異而詭異的氣息。

在看到的每一瞬間嬰寧就已經撲了上去。

“姥姥,胡四哥,花月姐姐,長亭姐姐,嬰寧好想你們。”

“小嬰寧終于舍得回來了,我還以為你住在外面不愿意回青丘了呢。”

嬰寧臉色有些微紅,小聲的說道:“哪有。”

“沒有嗎?你現在只有那個王子服,哪里還有我們這個姥姥,姐姐什么的。”

“四哥,你欺負我,嬰寧不依。”

“哈哈。”

“哈哈。”

“哈哈。”

站在最前方,一身華麗衣衫,然后搖擺著四條尾巴的姥姥,晃了晃手中的龍頭拐杖,大聲的說道:“好了,好了,不要再調一下嬰寧了,嬰寧不給我們介紹一下嗎?”

嬰寧這才紅著臉將王子服拉過來,小聲的說道:“這個是子服,你們都聽過的,子服,來,我給你介紹。”

“這是姥姥,姥姥最疼我了。”

“這個是花月姐姐。”

“這個是長亭姐姐。”

“這個是胡四哥。”

“這個是……”

每個人嬰寧都會介紹一下,王子服也都恭恭敬敬的行禮。

嬰寧與王子服的事情,他們自然也都了解,介紹畢之后,姥姥板著臉,雙目盯著王子服肅聲說道:“嬰寧從小沒有了父母,身世凄苦,但又天真可愛,我們本不同意你與嬰寧結合,至于原因你也知道,但既然嬰寧選擇了你,我們也尊重嬰寧的選擇,但如若我們知道你敢欺負嬰寧,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,上天入地無處可逃。”

王子服臉上的笑容收斂,身上唯唯諾諾的氣息也消失不見,神色莊重,對著眾多狐妖深深的行了一禮。

“我王子服發誓,絕不敢辜負嬰寧對我的心意,如若不然天打……”

話還沒說完就被嬰寧捂住了嘴巴。

兩人之間愛意重重,則毫不顧及其他人的感受。

“呦呦呦,這小兩口秀恩愛也不看場地。”

“就是,在我們面前秀起來了,這小東西。”

一句話惹的嬰寧臉色羞紅,躲在王子服的懷中不愿意出來。

這個時候眾人也看到了不遠處的李毅,其實之前就看到了,只是忙著跟嬰寧說話而沒有理會罷了。

一身海藍色長衫,外襯一身素白色外衣。一頭黑發用白玉綰起。腰間佩戴一塊溫潤的玉佩。手持一把折扇。折扇輕輕搖動。發絲隨之顫動,輕裘緩帶,神態甚是瀟灑,雙目斜飛,面目俊雅,卻又英氣逼人,身上服飾打扮,儼然是一位富貴王孫之相。

相對于王子服來說,李毅的容貌更加符合這群狐妖的審美。

“李毅?你怎么在這里?”人群中的花月自然是一眼認出了李毅。

然后就是異常的好奇。

“花月,這人是誰?”胡四好奇的問道。

其他人也是一臉的好奇,眼前的這群狐貍就是一群看臉的人,無論如何先看臉。

關鍵是李毅的臉讓他們充滿了好感,很少能夠見到比他們狐族還要漂亮的人類。

嗯,應該說帥氣的人類。

花月還沒有回答,嬰寧快速的說道:“花月姐姐你們認識?”

“這是自然,錢塘縣有名的才子我如何會不認識。”花月道。

李毅也拱手道:“見過花月姑娘,沒想到能夠在這里遇到你。”

“這里是我家,遇到我不很正常嗎。”花月白了李毅一眼。

“你怎么會在青丘?”

“當然是跟嬰寧來的了。”

“花月,此人是誰?不介紹一下嗎?”狐妖姥姥突然開口說道。

然后又看向李毅道:“如此強大的修為,閣下來我青丘所謂何事?”

“在下李毅,見過姥姥。”

“李毅?”

一旁的花月趕緊解釋道:“姥姥,這位公子就是我之前跟你們說的濟世堂的李毅。”

話剛落音,一旁的那些其他狐貍卻是眼前一亮,尤其是那位被稱為胡四的男狐,更是雙眼充滿火熱。

快步上前,雙目盯著李毅,大聲的問道:“可是那位作出《江城子》的李舉人?”

李毅笑著拱了拱手道: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應該就是我了。”

“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,如此凄美的景象,如此動人心誠的愛情故事,沒想到今日能夠見到李公子,當真是三生有幸,李公子可能喝酒?我胡四今日要請你喝酒。”胡四興奮的說道。

其他的那些狐貍也明顯想到了李毅的事情,眼神中竟是火熱的神色。

不同于其他的那些野狐貍精,到處勾引男人,殺人拋心,青丘的狐貍那是靈狐,是上古留下來的神獸,他們遵循情愛,讀書習字,追尋圣賢之道,喜好俊男靚女,對于人世間的情情愛愛最好追逐,人世間所流傳的書生與狐妖的故事大都是出自于他們靈狐一族。

李毅的故事自然從花月口中聽過。

少年成親。

紅袖添香。

考取功名。

聞名遐邇。

棄文從醫。

癡情不改。

精彩斐然。

……

李毅的形象在這群狐妖的心中可以說是最完美的形象。

完美的夢中情人。

這是渴望遇到的戀人。

一旁的嬰寧臉上突然露出得意的笑容,大聲的說道:“胡四哥,你的消息都已經過時了,前幾天李毅哥哥又作了一首《雁丘詞》,而且還是專門為我和子服作的,想不想聽?”

“當真?”胡四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,快速的說道:“李公子文采斐然,才高八斗,一首《江城子》傳唱各大州道,那么這一首《雁丘詞》定然也是不凡,快快說來讓我聽聽。”

其他人也是好奇的模樣,尤其是花月,他與李毅接觸過,自然知曉李毅的才華,此時也是極為好奇。

嬰寧好像一直戰勝了小公雞,揚著頭,大聲的說道:“我與子服的婚事不受婆婆喜愛,被婆婆百般阻撓,李毅哥哥用計讓我們詐死,如此才成就了我們,在我們詐死的時候,李毅哥哥做了一首詞,就叫做《雁丘詞》。”

“乙丑年赴試并州,道逢捕雁者云:“今旦獲一雁,殺之矣。其脫網者悲鳴不能去,竟自投于地而死。”予因買得之,葬之汾水之上,壘石為識,號曰“雁丘”。同行者多為賦詩,予亦有《雁丘詞》。舊所作無宮商,今改定之。

問世間,情為何物,直教生死相許?天南地北雙飛客,老翅幾回寒暑。歡樂趣,離別苦,就中更有癡兒女。君應有語:渺萬里層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誰去?

橫汾路,寂寞當年簫鼓,荒煙依舊平楚。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暗啼風雨。天也妒,未信與,鶯兒燕子俱黃土。千秋萬古,為留待騷人,狂歌痛飲,來訪雁丘處。”

一首詩詞下來,整個環境都安靜了。

相對于詩詞普及率不高的人間來說,這群狐貍活了幾百年,沒事都喜歡讀書,文學素養更高,因此更能夠聽懂李毅的這首詞。

也因為如此,讓他們心中更加的震撼。

“問世間,情是何物?直教人生死相許?”

每一個人都在思考這句話,九尾靈狐一族喜歡游歷人間,利用人間情愛來渡劫,這是他們久違一族特殊的能力,以此來增加度過三災的幾率,也是因為如此,讓他們能夠更加了解人世間的情情愛愛,對于李毅的這首詩詞更是感受頗深。

那些年齡稍大一點的狐妖更是流下眼淚,因為他們在這其中看到了自己。

“哎!”

半晌之后,一聲重重的嘆息從狐妖姥姥口中發出,看李毅的眼神也充滿了贊賞。

至于其他的那些狐妖,更是充滿著欽佩與敬仰,眼神中神采奕奕,充滿火熱。

“李公子果然是才高八斗,文曲下凡,一首詩詞道盡了世間的情情愛愛。”狐妖姥姥嘆息一聲說道。

李毅也很謙虛的說道:“姥姥過譽了。”

一旁的胡四也調笑道:“李兄如此文采在我青丘定當時極受歡迎,不知有沒有婚配,要不我給你介紹幾個狐女。”

“胡四,我看你是皮癢了,”狐妖姥姥呵斥道:“沒有經歷如何能寫出這么凄美的詩詞。”

胡四先是一愣,臉上露出愧疚的神色,對著李毅躬身行禮道歉道:“是胡四猛浪了,李兄不要見怪。”

“不知者無罪,胡兄不用在意。”

“好了好了,不要說這些了,難得嬰寧他們回來,先進屋坐著吧!”花月笑著說道。

“不錯,李兄請。”

今天的主角本應該是嬰寧夫妻兩個,不過李毅卻有一些喧賓奪主的感覺。

走的時候并沒有飛行,眾人一步一步地朝著他們的居所走去。

狐妖的居所也很有意思,沒有像其他妖怪那邊住山洞,反而像神仙一般充滿豪華的氣息。

建在一座山上,依山而建,檐牙雕琢,瓊樓玉宇,異常的豪華。

上好的白玉鋪造的地面閃耀著溫潤的光芒,遠方似有裊裊霧氣籠罩著不真切的宮殿,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飛檐上鳳凰展翅欲飛,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墻板,一條筆直的路的盡頭一個巨大的廣場隨著玉石臺階緩緩下沉,中央這是一只巨大的九尾靈狐的雕像。

通體由白玉打造,高約百米,九條巨大的尾巴迎風招展,濃郁的靈氣從其中涌入散發,最主要的是這玉石雕像猶如活物一般,散發著一股攝人心神的氣勢,讓人不禁跪倒在地。

“李兄,沒事吧!”胡四關切的問道。

“這是我九尾靈狐一族的先祖,采用的是九天玄玉打造,留有先祖的一道烙印,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他的氣勢。”

李毅神色凜然,對著這玉石雕像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。

“不知九尾前輩可等修為境界,僅僅一到烙印,就讓在下有些承受不住。”

“哈哈,九尾仙族乃是天地生成的靈狐,洪荒時便已得道,乃是大羅金仙的修為。”

李毅臉上滿是震驚之色,對于九尾靈狐一族更是充滿了忌憚。

果然是大勢力,不說其他的,光是底蘊就不是其他人所能媲美的。

大羅金仙乃是除圣人以下修為最強的境界,已經跳出三界,不在五行,從命運長河之中收攏過去、未來、現在三身,不死不滅,真靈唯一。

有這么一尊大神坐鎮,九尾靈狐一族就永遠不會消逝。

李毅突然指著遠處一只巨大的,通天巨木問道:“胡兄,那是何物?真是高大。”

李毅手指指的數位于正西方,樹根扎根于山峰之中,樹干在云端之內盤旋,樹冠遙不可見。

天空飄浮的白云也僅僅只是在樹干的中端懸浮。

高不可見,寬不可擁。

周身散發著濃郁的靈氣,仔細看去就會發現那漂浮的哪里是白云,根本就是液化的靈氣啊!

這巨樹的高大比李毅靈藥圃中最大的家園樹還要高大無數倍,家園樹在他面前根本就是弟弟。

“哦!那個是魅樹?”

“魅樹?”

“不錯,此樹乃是女媧娘娘放于青丘之內的,一為鎮壓著洞天福地,二是讓我們培養魅果,所謂的魅果……”

内蒙11选五遗漏好